2019精品国产品p4   国产精品   国产免费
当前位置:2019精品国产品p4 > 国产精品 > 详情
国产精品列表

不思善不思恶 本来面目-本来无一物 彻底摧毁AI技术哲学基础!意识空间=本来面目 御选语录 禪宗指掌

时间:2021-10-23 07:44来源:http://www.makedonska-kuca.com 作者:2019精品国产品p4 点击:
禅宗的核心,就是【直达自己的意识空间】,意识空间就是心,你到底如何认知!意识空间=本来面目!有问曰。本来面目是有耶。是无耶。答曰。非有非无也。问曰。如何是非有非无耶。答曰。若本来面目是有者。是谁本来面目耶。答曰。是我本来面目也。问曰。汝是谁耶。答曰。我是我自己也。问曰。本来面目是谁耶。答曰。亦是我自己也。难曰。汝是汝自己。本来面目又是汝自己。如是汝岂有两个自己耶。是故本来面目非是有也。问曰。如何是非无耶。答曰。有觉有知有见有闻尚不是本来面目。何况无觉无知无见无闻虗妄断灭为本来面目耶。是故本来面目非是无也。问曰。毕竟如何是本来面目。答曰。如眼不能自见故。不可说是有也。以实有眼故。不可说是无也。本来面目亦复如是。以不能自见故。不可说是有也。以实有本来面目故。不可说是无也。思之。思之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【禅宗公案】可曰:“诸佛法印,可得闻乎?”祖曰:“诸佛法印,匪从人得。”可曰:“我心未宁,乞师与安。”祖曰:“将心来,与汝安。”可良久,曰:“觅心了不可得。”祖曰:“我与汝安心竟。”慧可法师问达摩祖师:“所有的佛所传的这个最高的真理,我有没有资格听闻和得到呢?”达摩祖师说:“所有的佛所传的最高的真理,并不是向别人那里求得一个东西的。”慧可失望地说:“我的心得不到安宁,请你帮助将我的心安定下来。”达摩祖师说:“把你的心拿来,我给你安。”慧可呆住了,过了好一会,说:“我找不到这颗心,那根本是了无迹象可得的啊。”达摩祖师说:“既然找不到心,那么我已经给你的心安定好了。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六祖慧能开悟偈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【本来无一物】,就是指心识,无形无相无愿,不可被视为物质能量可以捕捉!这就彻底摧毁了AI智能技术的哲学基础!意识空间的本来面目是啥!参!禅宗六祖在大庾岭头初转法轮启发惠明禅心时所说:“不思善,不思恶,正与么(这么)时,那个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?”①惠明言下大悟,如人饮水,冷暧自知。可以说,重现“本来面目”是一切参禅者要穷毕生之力究了的根本大事,是禅宗的终极关怀。中国禅宗的精髓要义,就在于对“本来面目”的重现之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0511a26] [5]师示众曰。我有三路接人。鸟道玄路展手。僧问。师寻常教学人行鸟道。未审如何是鸟道。师曰。不逢一人。云如何行。师曰。直须足下无[6]私去。云秖如行鸟道。莫便是本来面目否。[0511b01] 师曰。闍黎因甚颠倒。云甚么处是学人颠倒。师曰。若不颠倒。因甚么却认奴作郎。云如何是本来面目。师曰。不行鸟道。[0512b23] 举。南泉问僧。不思善不思恶。思总不生时。还我本来面目来。僧云。无容止可露。师曰。还曾将示人么。[0512b26] 陆互大夫问南泉云。弟子家中有一片石。或时坐或时卧。如今拟镌作佛。还得否。泉曰得。陆曰。莫不得否。泉曰不得。[15]云岩曰。坐则佛。不坐则非佛。师曰。不坐即佛。坐即非佛。大正藏第 47 册 No. 1986A 筠州洞山悟本禅师语录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[0751c07] 夹山寺入院小参。师云。收光摄彩信天真。事事圆成物物新。内既无心外无相。更于何处觅通津。还有透得赵州关底么。试出众相。见问承师有言委得赵州关。如何是夹山关。师云。退身三百步。进云。恁么则九天云静鹤飞高。师云。岂干闍黎事。进云。共相证据也何妨。师云。持聋作哑。师乃云。牛头没马头回。全彰照用。金乌急玉兔速。略露权衡。透得过底。似虎靠山如龙得水。透不过底。闻恁么道。似鸭听雷鸣。盖未谙悉元由一向情存知解。山僧今夜向作家面前。不惜眉毛放行去也。但能上无攀仰下绝己躬。外不见大地山河内不立闻见觉知。直下摆脱情识一念不生。证本地风光。见本来面目。然后山是山水是水。僧是僧俗是俗。虽然莫错认定盘星。更须知有解黏去缚向上机关始得。且道作么生是向上事。雕弓已挂狼烟息。万里歌谣贺太平。0752a27] 结制小参。僧问。护生须是杀。杀尽始安居。未审杀箇什么。师云。大有人疑著。进云。学人到这里直得步步绝行踪时如何。师云。未有金刚王宝剑在。进云。斩钉截铁本分宗师。眹兆未分请师速道。师云。吉嘹舌头三千里。进云。恩深转无语。怀抱自分明。师云。且莫诈明头。问一大藏教是拭不淨纸。只如德山为什么担疏钞行脚。师云。放下著。进云。周金刚被婆子一问。直得亡锋结舌又作么生。师云。脑后拔箭。师乃云。绝彼我混虚空。透声色无面目。终日喫饭。不曾嚼一粒米。终日著衣。未尝挂一缕丝。总虚空华藏刹海。列向下风过现未来。诸圣倒退千里。举一步越不可说世界。向香水海那边。犹有去处。拈一尘混一切无量无数十方上下。一切诸佛祖师七穿八穴。犹有馀地。且道此人向什么处安居。向什么处禁足。若知此人落处。始知本地风光。始见本来面目。便能摄顺逆于一尘中。规行矩步。现威仪于一念顷。不越常程。至于以大圆觉为我伽蓝。犹是小段在。若能恁么见恁么用。恁么信恁么透。管取无边刹海。自他不隔于毫端。十世古今始终不移于当念。九旬禁足三月护生。于一念一步一尘一芥中。见成受用。且道。此人毕竟在什么处。还委悉么。披蓑侧立千峰外。引水浇蔬五老前。0761c17] 小参。目前无一法。森罗万法历然。格外立千机。权实照用廓尔。其权也。纳须弥于芥子。掷大千于方外。其实也。上是天下是地。山是山水是水。僧是僧俗是俗。其照也。廓周沙界而无馀。其用也。喝似雷奔棒如雨点。只如不落权实照用。不落格外千机。不落目前一法。正当恁么时如何凑泊。若是心机透脱。得失已忘。玄妙理遣。有恁么人。聊闻举著。踢起便行。释迦自释迦。弥勒自弥勒。解脱自解脱。善财自善财。其或未能便恁么。直下信得及把得定作得主。却须于古人方便门建立。处头头上明物物上显。无一丝毫蹉过。无一丝毫得失。淨裸裸绝承当。赤洒洒无回互。踏著本地风光。明见本来面目。正当恁么时如何著力。不起纤毫修学心。无相光中常自在。复颂云。佛佛道同同至道。心心真契契真心。廓然透出威音外。地久天长海更深。[0764a27] 小参。僧问。波斯匿王请问世尊。圣谛义中还有世俗事也无。世尊云。大王。汝于龙光佛时曾问此义。为复答他话为他说。师云。一时在里许。进云。只如翠岩道。大王善问不善答。世尊善答不善问。未审此意如何。师云。拈起上头关捩子。进云。忽若大王请传此语问和尚。未审如何祇对师云。开口见胆。师云。适早已露线索。如今更展家风。摩醯首罗三隻眼八面通透。释迦老子百亿身十方分形。如印印空如印印水如印印泥。初不分前后际。亦不分纵横并别。到这里若深入骨髓底。直下透脱。不疑天下人舌头。聊闻举著。踢起便行可以坐断十方。可以乾坤独步。其或尚留观听。犹滞皮肤。直须脚跟下一一洞明。各各见本来面目。踏著本地风光。不随声色不居凡圣。不落见闻不涉语默。淨裸裸赤洒洒。所以道。十方无壁落。四面亦无门。全体与么来。全体与么去。毕竟天人群生类。皆承此恩力。若识此恩力。终不落虚。步步脚踏实地。句句透见根源。全体如如不变不动。推此以及群灵。摄此普济品彙。正当恁么时。超声越色一句作么生道。还委悉么。不须更费纤毫力。吞跳金圈栗棘蓬。[0766a01] 师云。言发非声。和言击碎。色前不物。与物俱融。声色翳障全消。闻见之源亦脱。直得淨裸裸赤洒洒。清寥寥白滴滴。一片本地风光。一著本来面目。神通妙用底纵横十字。不离田地稳密。田地稳密底坐断十方。不离神通妙用。双明中有双暗。同生中有同死。恁么也不得。不恁么也不得。恁么也得。不恁么也得。所以道。即此见闻非见闻。无馀声色可呈君。箇中若了。全无事体用。何妨分不分。箇中见闻是体声色是用。声色是体见闻是用。分也得不分也得。所以云门道。移灯笼向佛殿里。拈三门向灯笼上。若以衲僧正眼觑之。犹为小事。直得纳须弥于芥中。掷大千于方外。也只是箇半提。所以尽乾坤大地。都无空阙处。更须知有全提时节。三世诸佛只堪齐立下风。六代祖师只得全身远害。当机直截一句作么生道。三尺杖子搅沧波。令彼鱼龙知性命。贵妃乔氏求法语[0787c05] 当人脚跟下一段事。本来圆湛不曾动摇。威音佛前直至如今。廓彻灵明如如平等。只为起见生心分别执著。便有情尘烦恼扰攘。若以利根勇猛。身心直下顿休。到一念不生之处。即是本来面目。所以古人道。一念不生全体现。六根纔动被云遮。多见聪明之人。以妄心了了。放此妄心不下逗到歇至不动处。不肯自承当本性。便唤作空豁豁地。却拟弃有著空。是大病。若有心弃一边。便是知解。不能彻底见性。此性非有不须弃。此性非空不须著。要当离却弃著有无。直下贴贴地。圆湛虚凝。翛然安稳。便自能信此真淨妙心。饷间被世缘牵陀。便能觉得不随他去。直须长时虚闲自做工夫消遣诸妄。使有箇自家省悟之处始得。古人云。不离当处常湛然。觅则知君不可见。[0790c23] 举。前宝寿问后宝寿。父母未生已前。那箇是本来面目。后宝寿罔措。一日在市见二人相争。有一人相劝云。尔得恁么无面目。寿遂大悟。师云。筑著磕著。当头彰本地风光。应声应色。直下无私毫透漏。还会他道得恁么无面目么。龙袖拂开全体现。【经文资讯】大正藏第 47 册 No. 1997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普说[0975a14] 师初住乌巨普说。某自携被入方丈。经五十日。未曾举著方丈职。无他盖此间。有数人勤旧。皆是见前辈大尊宿。经大炉鞴中。锻鍊过来。故乃缩手。此者有数人。新发心菩萨到来。不免为他东说西说。凡遇挂牌。诸勤旧不劳访及。新发心兄弟有长处。大家相布施不妨。如不来。亦无固必。若论诸人分上事。未入父母包胎已前。淨裸裸地。及乎撞入父母包胎里。也淨裸裸地。一旦跳出头来。也淨裸裸地。千圣著眼不到。万灵瞻仰无门。日往月来。不觉不知。一念心纔动。堕落染淨二缘。便见有天堂地狱。九有四生。有禅道可参。有佛祖可敬有异类可贱。如此是是非非。纷然于怀。白日间被它使得。七颠八倒。昧却本地风光本来面目。便被三世诸佛瞒了。六代祖师瞒了。森罗万象瞒了。蠢动含灵瞒了。若是箇大丈夫汉。冷地回头一觑。蓦地如悬崖石裂一番。说什么三世诸佛。六代祖师。便见三世诸佛说梦。六代祖师说梦。天下老和尚说梦。方见赵州和尚道。老僧使得十二时。汝等诸人被十二时使。看他得底人。吐一言半句。终是逈别。水潦和尚。[1]被马祖拦胸一蹈。起来便道。百千法门。无量妙义。总向一毫头上。识得根源去。虽然如是。正好喫铁棒在。德山和尚。在蜀中讲经论。声压四川。闻南方有不立文字。单传心印。见性成佛之语。愤愤不肯。载一车疏钞。要来勘一队魔子。始抵澧州龙潭。见信和尚便问。久嚮龙潭。及乎到来。潭又不见。龙又不现。信和尚也不著忙。也不行棒。也不行喝。只徐徐地向他道。子亲到龙潭。此语最毒。他虽是箇座主。不敢胡撑乱拄。便乃休去。若是硬主张底。只怕口空。硬辊将去。有什么救处。遂从此执侍。夜立更深。潭云。侍者何不出去。德山挨帘出。乃云。外面黑。龙潭遂点纸烛度与。纔拟接。潭便吹[2]杀。德山便礼拜。潭云。子见箇什么道理便礼拜。德山云。从今已后。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。去也。龙潭和尚。老婆心太甚。若见礼拜。便好拽拄杖。赶出三门外。佛法至今未至扫土。既已放过。德山次日便乃撒屎撒尿。将一车疏钞。堆在法堂前。拈火炬云。穷诸玄辩。若一毫置于太虚。竭世枢机。似一滴投于巨壑。便烧却。后来做尽鬼怪。不可尽说。若是著实参禅兄弟。且从那里参起。只向疑不破处。横咬竖咬。如咬生铁橛相似。千万莫教沾著牙齿。纔沾著牙齿。便了不得。蓦地失口咬破。便见百味具足。自己分上。如十日并照。不妨快活。某平生参见数人善知识。末后方见应庵。每见兄弟云。在尊宿身边。得箇悟处。得他说话。方法嗣他。某见应菴先师。也无悟处。也不曾参得他禅。也不曾得他。一言半句说话。只是被他骂得。身心顽了。今日被人推出做长老。只据遮些子。与兄弟评论。虽然如是。杰上座说底。切莫记一字。他日便成蛊毒去也。珍重。示道禅人[0979a13] 先达抱道之士。严居穴处。未曾容易。以一言半句。急于人知。日久岁深。蕴藉成熟。人自知之。便乃裹粮蹑足。而就扣问生死已躬大事。抑不得已。略露锋鋩。何啻青天轰霹雳。只要当人于声前领略。得一箇半箇。担荷得行。便解据虎头收虎尾。为如来种草。岂可胡乱。朝呪暮呪。而欲使之然耶。年来此道大不振者无他。盖为人师者。眼脑不正当。自无见处。但以名利得失居怀。深怕人道他无机缘。昼三夜三。于古人方册中。颠倒熟念。酿在第八识田中。淮拟学者来问。贵图口不空。恰如羊疴屎。纔竖起尾巴。便有百千颗落地。学者眼目不明。如何辨白。尽情深信。一盲引众盲。相牵入火坑。所谓打初不遇作家。到底翻成骨董。若是达磨儿孙。决欲洞明祖翁家里事。直须一刀两段。肚里无一丝毫繫念。只就无繫念处。看箇话头。六祖示明上座道。不思善不思恶。正恁么时。如何是明上座。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。但如此看来看去。到词穷理尽。没奈何处。蓦然看透。便是一生参学事毕。示应禅人[0979c09] 昔世尊在灵山会上。百万众前。拈起一枝花。独迦叶尊者一人。破颜微笑。世尊便云。吾有正法眼藏。涅槃妙心。分付摩诃迦叶。劈头一错。直至如今。代代相传。分宗列派。承虚接响。实谓世尊。有禅道佛法可分付与人。未学纷纷不本其由。抛家失业。竛竮辛苦。奔南走北。向诸方老和尚舌头上。觅[2]禅觅[3]道。觅佛觅法。将心等他分付。殊不知剑去久矣。方乃刻舟。若是大丈夫汉。皮下有血。终不喫别人残羹馊饭。直下自家竖起脊梁。如银山铁壁相似。于一切善恶逆顺境界中。摇撼不动。二六时中。默默地回光返照。冷眼觑捕。蓦然觑透父母未生已前本来面目。脱体虚凝。湛然常寂。尽大地都卢是箇解脱门。到此境界。暗里点首自肯。已谓世出世间。无第二人。岂知正是堕在解脱深坑。无生法窟。又谓之黑山下。恰似魂不散底死人。守定老鼠。三寸眼光。以为究竟极则。如此见解。有什么快活处[4]若真踏著不疑之地。曾经本色大炉鞴中。煅炼出来。如金翅擘海。[5]猛虎插翼。岂有许多栖泊处。白日只闲闲地。要用便用。信手拈来。端若县崖石裂。谁能禁止之耶。是故普化和尚。每于街头道。明头来明头打。暗头来暗打。四方八面来旋风打。虚空来连架打。临济令侍者搊住云。总不与么时如何。化云明日大悲院里有斋。所谓。如人善射。箭不虚发。临济虽则坐筹惟幄。决胜千里。侍者撞入重围。几乎收身不上。普化纵饶八面受敌。要且无佛法身心。乌巨若更忉忉。定招拔舌地狱。灵隐佛海会中五比丘。行丐求法语[0981a15] 行脚高士。跳出荆棘林。踏翻狮子窟。周行无辙迹。四顾绝遮拦。见佛祖如生冤家。闻禅道如风过树。向祖师门下。尚未得其髣髴。何况末上立志不坚。扶篱摸壁。隈隈 。二十四气。一时发现。随群逐队。也道拨草瞻风。见善知识。轻轻拨著。便见魂飞胆丧。若无定龙蛇眼目。如何辨别。岂不见。云峰悦见大愚芝。首闻大家相聚喫茎韲之语。便乃倒戈卸甲。然后历试诸难。初无玄妙语与之商确。只云佛法未怕烂却。考其心肝。见其壮志。过如铁橛子。逐引入堂司。一日坐后架。桶篐爆堕地。激发本地风光。明见本来面目。走到方丈。口似磉盘。知他底里如何。密庵口门窄。不能为汝说。归到荆棘林中。考瞎秃必为道破。大正藏第 47 册 No. 1999 密菴和尚语录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铁山瑷禅师普说[1101a27] 山僧十三岁。知有佛法。十八出家。二十二为僧。先到石霜。记得祥菴主教时时观见鼻头白。遂得清淨。后有僧。自雪岩来。写得岩坐禅箴看。我做工夫却不曾从这里过。因到雪岩。依彼所说做工夫。单提无字。至第四夜通身汗流。十分清爽继得归堂。不与人说话。专一坐禅。后见妙高峰。教十二时中莫令有间。四更起来。便摸索话头。顿在面前。略觉困睡。便起身下地。也是话头。行时步步不离话头。开单展鉢。拈匙放箸。随众等事。总不离话头。日间夜间。亦复如是。打成片段。未有不发明者。依峰开示。做工夫。果得成片。三月二十日。岩上堂云。兄弟家久在蒲团上瞌睡。须下地走一遭。冷水盥嗽。洗开两眼。再上蒲团。竖起春梁。壁立万仞。单提话头。如是用功。七日决定悟去。此是山僧四十年前已用之工。某即依彼所说。便觉工夫异常。第二日。两眼欲闭而不能闭。第三日。此身如在虚空中行。第四日。曾不知有世间事。其夜倚栏杆少立。泯然无知。检点话头。又不打失。转身上蒲团。忽觉。从头至足。如劈破髑髅相似。如万丈井底被提在空中相似。此时无著欢喜处。举似岩。岩云未在。更去做工夫。求得法语。末后云。绍隆佛祖向上事。脑后依前欠一槌。心下道。如何又欠一槌。不信此语。又似有疑。终不能决。每日堆堆坐禅。将及半载。一日因头痛煎药。遇觉赤鼻。问那吒太子拆骨还父拆肉还母话。记得被悟知客问。不能对。忽然打破这疑团。后到蒙山。山问参禅。到甚麽处是毕工处。遂不知头。山教再做定力工夫。洗盪尘习。每遇入室下语。只道欠在。一日晡时坐至更尽。以定力挨拶。直造幽微。出定见山说此境已。山问。那箇是尔本来面目。正欲下语。山便闭门。自此工夫日有妙处。盖以离岩太早。不曾做得细密工夫。幸遇本色宗匠。乃得到此。元来工夫做。得紧峭则时时有悟入。步步有剥落。一日见壁上三祖信心铭云。归根得旨。随照失宗。又剥了一层。山云。箇事如剥珠相似。愈剥愈光。愈明愈淨。剥一剥。胜他几生工夫也。但下语犹只道欠在。一日定中。忽触著欠字。身心豁然。彻骨彻髓。如积雪卒然开霁。忍俊不禁。跳下地来。擒住山云。我欠少箇甚麽。山打三掌。某礼三拜。山云。铁山这一著子几年。今日方了○暂时话头不在。如同死人。一切境界逼迫临身。但将话头。与之抵当。时时检点话头。动中静中。得力不得力。又定中不可忘却话头。忘话头则成邪定。不得将心待悟。不得文字上取解会。不得些少觉触以为了事。但教如痴如呆去。佛法世法打成一片。施为举措只是寻常。惟改旧时行履处。古云。大道从来不属言。拟谈玄妙。隔天渊。直须能所俱忘却。始可饥飡困则眠。师子峰天如则禅师普说[1102a24] 生不知来处。谓之生大。死不知去处。谓之死大。腊月三十日到来。只落得手忙脚乱。何况前路茫茫。随业受报。正是要紧事在。这箇是生死报境。若论生死业根。即今一念随声逐色。使得七颠八倒者便是。由是佛祖。运大慈悲。或教尔参禅。或教尔念佛。令汝扫除妄念。认取本来面目。做箇洒洒落落大解脱汉。而今不获灵验者。有三种病。第一不遇真善知识指示。第二不能痛将生死大事为念。悠悠漾漾。不觉打在无事甲里。第三于世间虚名浮利。照不破。放不下。妄缘恶习上坐不断。摆不脱。境风扇动处。不觉和身辊入业海中。东飘西泊去。真正道流。岂肯恁麽。当信祖师道。杂念纷飞。如何下手。一箇话头。如铁扫箒。转扫转多。转多转扫。扫不得。[拼-ㄙ+云]命扫。忽然扫破太虚空。万别千差一路通。诸禅德。努力今生须了却。莫教永劫受馀殃○又有自疑念佛与参禅不同。不知参禅只图识心见性。念佛者悟自性弥陀唯心淨土。岂有二理。经云。忆佛念佛现前当来。必定见佛。既曰现前见佛。则与参禅悟道有何异哉○答或问云。但将阿弥陀佛四字。做箇话头。二六时中。直下提撕。至于一念不生。不涉阶梯。径超佛地。雪庭和尚示众[1103a18] 十二时中。一贫如洗。看箇父母未生前。那箇是我本来面目。不管得力不得力昏散不昏散。只管提撕去。楚石琦禅师示众[1103c20] 兄弟。开口便道。我是禅和。及问他如何是禅。便东覰西覰。口如扁担相似。苦哉屈哉。喫著佛祖饭。不去理会本分事。争持文言俗句。高声大语。略无忌惮。全不识羞。有般底不去蒲团上。究明父母未生以前本来面目。冷地里学客春。指望求福。忏除业障。与道太远在○凝心敛念。摄事归空。念想纔生。即便遏捺。如此见解。即是落空亡的。外道魂不返的死人。又有妄认能嗔能喜能见能闻。认得明白了。便是一生参学事毕。我且问尔。无常到时。烧作一堆灰。这能嗔能喜能见能闻的。什麽处去也。恁麽参的是药汞银禅。此银非真。一煅便流。因问尔。寻常参箇什麽。答道。有教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。又教我只如此会。今日方知。不是。就和尚请箇话头。我道古人公案。有什麽不是。汝眼本正。因师故邪。累请不已。向道去。参狗子无佛性话。忽然打破漆桶。却来山僧手里。喫棒。大正藏第 48 册 No. 2024 禅关策进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思维把人类从自然中分离出来,理性思维使人成为自然的主人,也使人成了自然的对立面。思维本身,也是对人类全部内在潜能的一种限制。二元论的基本形式不属“是”就是“非”,这是思维与对象之间的一种关系。当思维对自身进行判断时,不管“是”还是“非”都不能对自身进行判断,因为一进入判断,所判断的只是思维的对象而不是它的自身了。这是思维致命的盲区和陷阱。来说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。只要我们有了是非之心,便永远陷于是非的沼泽而不能自拨。而禅宗所努力的,就是走出这一盲区和陷阱。从禅的眼光来看,人的成长的过程也正是其迷失的过程。人类在童年时代与他们所栖居的这个世界浑然一体,扬眉瞬目,举足投步,皆如水流花开,纯乎天籁。随着自我意识的产生,人们从与世界的本真合一状态中分离出来,蹒跚而固执地走进了二元世界③,区分善恶、美丑、是非、得失、穷达、净垢、迷悟等等,在由这些观念织成的大网中左冲右突,逐物迷己,迷己逐物,求之不得的焦虑痛苦和既得之后的厌倦无聊构成了人性的两极,人生的钟摆便永远在痛苦与无聊之间作空虚而沉闷的摆动,宣告着生命的苍白贫血、萎颓无力……然而,这是不是意味着人类就无可救药了呢?否!禅宗指出,人人皆有佛性,佛性处迷而不减,在浊而不昏。不论是什么人,都自有其灵明觉知之性,即本源的、未受污染的心。只要见到了这个本源心,也就见到了我们的“本来面目”了。  为了化解人性深层的冲突,禅急切地呼唤:要重现我们的“本来面目”,必须抛弃一切知识,包括自我的意识、对立的观念。要有个休歇处——一念不生全体现,六根才动被云遮。要将从前所有的知识都休歇掉,抛弃掉,佛禅的生命才会产生。④  这就是禅的休歇。不思善不思恶之时,也就是一念未生之时。类似的说法有父母未生之前、天地未分之前、古帆未挂之前、混沌未分之前,都是说明相对认识产生之前的绝对境界。在这种境界里,彼此意识还没有被唤醒,心灵仍处在本初状态即它的清净起点上来看待万事万物。这时的心灵,即是无心之心,也就是佛心,也就是我们的“本来面目”。它是精神和生命的本源。在禅家看来,“本来面目”超出时空之外,不受污染,它纯洁、清净、永恒。⑤但不幸的是,这个“本来面目”是不可能长期保留它清净无染的状态。精神的本性在于自我发展,它不会停留在最初的阶段里。人生而有欲,对于芸芸众生来说,欲是一种顽固地要求满足的力量。依照精神分析学派的看法,欲是生命的底里。就弗洛伊德等人看来,人是由力比多所驱使的一个机器,而其控制原则是将力比多兴奋保持最小必需量。自我本位的人,同他人相关只是为了满足本能欲望的需要。如此看来,“本来面目”要在这混沌的世界中保持一份清纯又是何其的艰难!人的习性像河水一样,在东边挖一条渠,它就向东流;在西边挖一条沟,它就向西边泄⑥,极易受自然、社会环境的影响。虽然儒家先贤也有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的说法,但只要人在社会中进一步生存下去,本来善的性就容易受到种种蒙蔽。因而,重现以自性清净为主要内涵的“本来面目”就成了禅的神圣使命。从禅秀的名偈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试,莫使有尘埃”中我们可以看到,清明如镜的“本来面目”是相对于菩提树、明镜台上的尘埃而言,它极易受到污染,蒙受尘垢。芸芸众生要展开日常生活,展开现象界的生活,就不得不依赖于善恶二分的座标,借助于相对的知识。因此,破坏原真状态,走入二元世界,就是日常生活的大势所趋,而“本来面目”的蒙受尘埃也就不可避免。针对这种情况,禅提出休歇作为重现“本来面目”的途径。休歇,就是两头俱截断,一剑倚天寒。将相对的、二元的知识彻底斩断,达到一念不生的境地,即可大事了毕,归家稳坐。但是,一念不生并不是什么念都没有,否则就沉于枯木死水般的顽空、断灭空,这是禅家的大忌,这时,即使是丝毫的妄念不生,也不是“本来面目”。六祖的“佛性常清静”之所以高于“时时勤拂试”,就在于神秀时时勤拂试时,还没有把悟的意识也拂试掉,还把尘埃当作与清净是对立的东西加以清除,而当清净一旦被作为相对于尘埃的清净时,它就走不出相对论的沼泽,就成了不清净的东西,也就不再是“常”(绝对的超越时空的)清净的了。六祖将神秀还没有完全泯灭的净与不净的相对意识加以扫除,从而使佛性回归于真正的清净,这也就是后来的《坛经》版本写作“本来无一物”之必然性所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禪宗指掌 後學沙門 行海 述 第一篇 [0424b10] 蓋聞。處俗者貴乎中庸之理。出塵者全憑般若之功。處俗乖乎中庸。則事事失準。出塵不得般若。則必成魔道。夫佛法大意。祇是明其中道第一義諦真空妙理。若非得其般若根本大智。則不能了明第一義諦真空妙理也。何為中道第一義諦。真空妙理耶。謂非空非有。不斷不常。無得無失。無凡無聖。無生死。無涅槃。總而言之。無一切世出世閒之法。乃至言語道斷。心行處滅也。故楞嚴經云。但有言說。都無實義。金剛經云。凡所有相。皆是虗妄。般若經云。設有一法。過涅槃者。我亦說如幻如化。(云云)所以然者。以其唯是獨一真心故也。何則謂世出世閒。一切凡聖之法。皆不出自我一真心故。故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。第七云。復次。佛告舍利子言。譬如耆婆醫王。普觀大地。一切草木。無非是藥。修行般若波羅蜜多菩薩亦復如是。觀一切法。無非菩提。釋曰。菩提者。即真心也。既一切法皆是菩提。則一切法皆真心矣。既一切法皆我真心。則不見一切法矣。故有云。識得自心。大地無寸土。即此意也。既萬法皆是自己真心。豈大地非心耶。大地即己。全為我之真心。豈更有寸土可得耶。非但寸土不可得。乃至一微塵亦不可得也。若有一微塵百分之一可得者。則唯心之義不成矣。如大地。一切法亦然。如是方可稱為最上一乘真空妙理也。故二乘拙度。析法明空。墮於偏空。不能即萬法而為自體。教中斥為焦芽敗種。斷佛種性之徒。二乘尚爾。降斯可知矣。問曰。上來所說。即萬法為自真心。則心外無毫釐許法可得。此理甚明。皎然可見。已無所惑。又云非空非有等。其義何謂。請釋所以。答曰。空者無也。今既稱一心。豈是空無耶。既惟一心。豈是有耶。夫稱有者。須要二物相對。方可成有。謂能有所有。今唯獨一真心。對何物而稱有耶。故云非空非有也。不斷者。謂有一種。不悟自心真空妙理之人。聞說無人無我。非色非空。及凡所有相。皆是虗妄等言。以不悟故。妄謂法身同於虗無。頑空。墮於斷滅。故宗鏡錄九十二云。若非色非空。都無分別。不見性之人。到此之時。全歸斷滅。便同外道拘舍離等。己眼不開。昧為冥諦。以冥寂闇昧無知。以為至極。從此復立二十五諦。迷真實心。成外道種。或有禪宗。不得旨者。法學起空見人。多拂心境俱空。執無分別。將狂解癡盲。以為至道。(云云)今既稱一心。豈同彼虗無頑空斷滅之無耶。故云不斷。不常者。謂有執著。五陰幻身以為真我。墮於常見。流轉生死。及諸外道。執著五陰身中。有個真常之我。以執著故。不得解脫。今既唯一真心。豈有二物成執。而墮常見耶。謂凡有執者。必具二物方成執故。謂能執所執。今唯一真心。故不能成執。墮常見也。故云不常。無得者。既唯一心。豈有得耶。夫言得者。必有二物相對。方可成得。謂能得人。所得物。今既唯獨一真心。豈更有外物對待。而成其得耶。故云無得。無失者。既稱唯一真心。獨露堂堂。有何所失耶。故云無失。無凡等者。凡即六凡。聖即四聖。生死即世閒法。涅槃即出世法。既十法界世出世法。皆即自心。豈更有生死等法可得耶。故一切皆無矣。言語道斷。心行處滅者。既一切世出世閒凡聖之法。空無所有。更有何法可形具言耶。既唯獨一真心。豈更有第二法。為心所緣耶。夫心不自緣。如眼不自見。指不自觸。刀不自割。必有一法。為心所緣。心方得起。今唯一真心。更無別法為心所緣。則此心無緣得起。而湛然不動矣。故云言語道斷。心行處滅也。又上來。雖說一心之義。然亦無心相可得。此依俗諦。不依真諦。以真諦中。言語道斷故。若執實有真心可得。即是邪見。不合正理。問曰。既云真心。為何又不可得耶。答。汝將誰得耶。曰。我將心得。曰。汝將心得。即是以心得心。有是理乎。故文殊菩薩云。我不求菩提。何以故。菩提即我。我即菩提。又經云。刀輪害閻浮人頭。其失猶少。有所得心。說大乘者。其罪過彼也。又起信論云。所言不空者。已顯法體。空無妄故。即是真心。常恒不變。淨法滿足。則名不空。亦無有相可取。以離念境界。唯證相應故。 第二篇 [0425b05] 有問曰。妙明真心。如何得知。答曰。若能悟空而不墮斷見。知有而不落常見。即是無妄真心之謂。曰。請示所以。答。略舉一喻。可以得知。譬如眼不自見。非謂無眼。以有眼故。不墮斷見。以不見故。不落常邊。眼喻真心。不見喻無妄。心不自見。故說為空。非無心之自體也。真心絕待。可謂真矣。心不自見。可無妄矣。此理微妙。最難究竟。非多集善根。聰明利智者。不能通達也。客曰。誠如所云矣。 第三篇 [0425b14] 夫參禪貴其善巧用心。若用心不巧。則多招愆尤。大則橫遭魔事。癡狂失心。小則以假為真。認虗為實。以致虗棄一生。而更難免善因反招惡果。可不慎乎。蓋愚拙用心。有其多種。總在二處所攝。一者著有。二者執無。此二種見。俱是外道所執。佛法之所不收。今人參禪。雖知色身虗假。而復執著。靈性是實。謂之色身之內。有個靈明覺照。思想分別心性。認為真實之我。或執屏息妄想。一念不生。身同枯木。心等死灰。以為真實究竟之處。此二皆為愚拙用心。甚可憐憫。譬如壓砂取油。 角求乳。縱經塵劫。終無一得。且認心性為我者。知我者誰。若心性是我。知心性是我者又是那一個。若二俱是我。豈不一身有二我耶。諸細思之。故知心性非我也。又認一念不生為真實者。若一念不生。則與木石何異。若與木石無異是真實者。則一切木石。應可成佛。豈有此理乎。又者認著一念不生為真實者。即是執著。執著即是生念。豈是無念乎。又汝若言一念不生。亦不執著為真實者。則與無知愚人無異。又何名為知禪知道者乎。思之思之。不可鹵莽。如何是善巧用心處耶。謂纔舉一念如何是我本來面目。只看這舉念的是誰。須知此舉念的。元即是我自己舉也。豈他人乎。雖是我自己。而要無我可得。無我可見。方是真我也。何也。我不得我故。我不見我故。如眼不自見。刀不自割。思之。我若得我。有二我之過故。謂若認著這舉念的即是我者。知舉念的是我又是那一個。若二俱是我。豈非有二我耶。又若舉念的不是我者。則落斷空。是亦不可。或離此舉念的之外尋個我者。盡未來際不可得。此理最難明白。須是誠心懇切。方有入處。若能知舉念的是我。而不落常見之過。若知舉念的不是我。而不招斷空之尤。方是善巧用心處。慎之。 第四篇 [0425c21] 有問曰。本來面目是有耶。是無耶。因反問彼曰。汝現在自己是有耶。是無耶。答曰。我現在自己是有也。問曰。汝現在將何為自己耶。答曰。我現在。以見聞覺知為自己也。問曰。汝現在以見聞覺知為自己者。知見聞覺知是自己者是誰耶。答曰。知見聞覺知亦是我也。難曰。知見聞覺知是汝。見聞覺知又是汝。若如是者。汝豈非有二我耶。問曰。我現在自己是有。有如是過。則我現在自己是無耶。反問彼曰。汝現在以何為無耶。答曰。我現在以見聞覺知是無也。問曰。汝現在能見聞能覺知否。答曰。能見聞能覺知。難曰。既能見聞覺知。豈是無耶。汝若能知見聞覺知是我者。則不復見有我及見聞覺知也。如金指鐶下爐鎔成本金。則不復見有指鐶之相。汝若見有見聞覺知是我者。則永失真我所在。如金復成指鐶。則失金之本相。故古人偈云。知妄為妄。即妄是真。認妄為真。雖真亦妄。思之。思之。更有一偈。知有難得無。知無難得有。有無俱不著。說法獅子吼。 第五篇 [0426a15] 有問曰。本來面目是有耶。是無耶。答曰。非有非無也。問曰。如何是非有非無耶。答曰。若本來面目是有者。是誰本來面目耶。答曰。是我本來面目也。問曰。汝是誰耶。答曰。我是我自己也。問曰。本來面目是誰耶。答曰。亦是我自己也。難曰。汝是汝自己。本來面目又是汝自己。如是汝豈有兩個自己耶。是故本來面目非是有也。問曰。如何是非無耶。答曰。有覺有知有見有聞尚不是本來面目。何況無覺無知無見無聞虗妄斷滅為本來面目耶。是故本來面目非是無也。問曰。畢竟如何是本來面目。答曰。如眼不能自見故。不可說是有也。以實有眼故。不可說是無也。本來面目亦復如是。以不能自見故。不可說是有也。以實有本來面目故。不可說是無也。思之。思之。 第六篇 [0426b05] 一日靜坐。忽有一居士。排門而入。因問曰。汝是何人。答曰。我名悟空。有事特來請教。久聞大師有云。知有而不落常見。知無而不墮斷空。如何是知無而不墮斷空之義。答曰。我今問汝。隨汝意答。汝今眼見色否。答曰見。心著色否。答曰不著。如是耳聞聲。鼻齅香。舌嘗味。身覺觸。意知法。汝心還著有聲香味觸法否。答曰不著。到此之時。汝心中還有何見解。答曰。到此之時。我心中一切無著。唯有無見在。曰。即此無見亦須拋却。答曰。若此無見亦拋棄者。則我心中百無所得。豈不落斷空耶。因喚彼云悟空。答曰諾。云。豈斷空耶。彼乃曰善哉。多蒙指教。今日方知解空而不墮斷見之義。其快何如也。再三拜謝而去。 第七篇 [0426b18] 問曰。本來面目可得見否。答曰。不可得見。問曰。為甚不可得見。答曰。本來面目是汝自己。汝自己又欲見個本來面目。豈不是兩個本來面目耶。以是故本來面目。不可得見也。思之。問曰。如何是我自己耶。答曰。即今問者豈不是汝自己問耶。問曰。即將此問者為我自己。可否。答曰。不可。問曰。為甚不可。答曰。問者雖是自己。若認著自己。即成兩個自己了。謂問者是汝自己。又認著問者為自己。豈非兩個自己耶。思之。 第八篇 [0426c03] 問曰。本來面目。如何用心參耶。答曰。要不著外六塵。內六根。中六識。參。是正用心處。問曰。如是。則無用心處。如何用心耶。答曰。無處用心。方是正用心處。有處用心者。皆是著相故。問曰。無處用心。豈不落空耶。答曰。知落空者誰。曰。是我也。曰。此既是你。豈落空耶。問曰。即將此知落空者為我。可否。答曰。不可。曰。為甚不可。答曰。金屑雖貴。落眼成翳。 [0426c10] 以上八條。皆為破斥斷常兩邊虗妄之執。直顯中道法身真實之義。閱者。宜細心焉。 [0426c13] 乾隆五十二年四月望日新刊。 [0426c14] 板存常州府天寧寺禪堂。 [0426c16] 光緒十九年四月八日甯鄞太白峯參契學人重鐫。 [0426c17] 此抄本多所錯訛伏乞明眼宏慈削正流通切禱。 [0426c19] 新藏天童弘法禪寺般若堂。 假使頂戴經塵劫  身為床座徧三千 若不傳法度眾生  畢竟無能報恩者 唯有傳持正法藏  宣揚教理施羣生 修習一念契真如  即是真報如來者

【經文資訊】卍新續藏第 65 冊 No. 1289 禪宗指掌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卍新续藏第 68 册 No. 1319 御选语录[0534a05] 世祖问。心在七处。不在七处。 师云。觅心了不可得。[0534a06] 世祖问。悟道的人还有喜怒哀乐也无。 师云。唤什么作喜怒哀乐。[0534a08] 世祖问。山河大地从妄念而生。妄念若息。山河大地还有也无。 师云。如人睡醒。梦中之事是有是无。[0534a10] 世祖问。如何用工。 师云。端拱无为。[0534a11] 世祖问。如何是大。 师云。光被四表。格于上下。[0534a12] 世祖问。本来面目如何参。 师云。如六祖所言参。 云。六祖如何说。 师云。祖言。不思善。不思恶。正恁么时。如何是本来面目。[0534a15] 世祖问。思善思恶时如何。 师云。好善但好善。恶恶但恶恶。正好善恶恶时。即参者好善恶恶的是箇什么。所谓要一切处参。第一要动里参。动中得力。静中愈胜。古人所谓从缘荐得。相应捷也。[0534a19] 世祖退。命近侍传语云。恨相见之晚。-----------[0536c24] 示众。师云。汝等诸人须信本来是佛。各须识取本来面目。蹋著本地风光。若识得本来面目。黄金世界。白玉为身。栴檀丛林。栴檀围绕。不然草木丛林时时凋丧。众礼拜。[0537a04] 示众。举。佛眼禅师上堂云。世人尽道路行难。本分真金入火看。炼去炼来金体淨。一槌打作玉栏杆。 师云。古德恁么道。应有闻之踊跃者。应有闻之竦惕者。------------------[0538a10] 晚参。问。某甲阅楞严。至七处徵心。有箇会处。 师云。咄。此非汝心。作么生会。 进云。某甲无心。 师云。齩人矢橛。不是好狗。 问。光阴如箭。日月如梭。如何了生脱死。 师云。莫厚颜。 师乃云。莫谓无心云是道。无心犹隔一重关。又有道说甚一重。直是千重万重。既然如是。毕竟如何明心见性。良久。云。山僧昨在报恩示众云。古之天地日月。犹今之天地日月。天地日月无古今之异。禅道佛法亦不应有古今之分。为甚么古之知识。千百世之下。凛凛常在人目前。后之知识。当世现在。每淹淹如九泉下人。古之学者。一面瞥地。耀古辉今。今之学者。今日有些会处。明日有些会处。及乎生死到来。依旧手忙脚乱。盖道无同异。同异在人。今之发心未尝不如古人。参究未尝不如古人。刻苦未尝不如古人。用心到无用心处亦未尝不如古人。但古人到无用心处决不望崖而退。百尺竿头更能进步。所以道。悬崖撒手。自肯承当。绝后再甦。欺君不得。今人到千峰绝顶。不惟不进步。反退转身来。云吾已死而得活了。以了不可得为究竟。以擎拳竖指为透祖师关。尽是悬崖缩脚。种种自欺。去他古人远之远矣。卓柱杖云。有志之士。自知好恶。[0538b06] 晚参。师云。明道者多。行道者少。大小祖师话作两橛。明而不能行。明的事向那里去也。诸人十二时中行的事作么生。良久。云。遶菴一水声常住。拥榻千峰势欲翔。[0540b24] 早参。师云。有一人。日勤众务。一物不为。有一人。一物不为。日勤众务。且道那箇作家。一僧出。师打退。又一僧作礼。师亦喝出。 师迺云。有叟情相似。日香夜夜灯。[0540c03] 晚参。师云。如淨瑠璃。内外明彻。凡见道者。若身心世界果如淨瑠璃。内外明彻。方是真见本来面目的人。不然。徒自欺耳。生死到来。悔将何及。不见道。吾心似灯笼。点火内外红。虽非依样画描。却是一鼻出气。[0540c07] 晚参。师云。秋来好坐禅。贤衲莫乱走。各得坐具地。他年大开口。且得地一句作么生道。父母所生口。终不为人说。-------[0541c19] 第二.须工夫谛当。既为生死发心学道。可不返躬自省。果能具大根器。一闻千悟也未。若也未能。须参一句话头。一日不透一日参。一月不透一月参。一年不透一年参。一生不透一生参。今生不透来生参。永无退失。永无改变。方谓之谛当工夫。参定一句话头。便是斩知见稠林之利刃。渡生死苦海之慈航。解杂毒入心之圣药。指万古迷津之导师。不集善而自集。不断恶而自断。不持戒而自戒。不习定而自定。不修慧而自慧。不课佛而自课。不诵经而即诵。不求生胜处而自生胜处。不求多善友而自多善友。本不求誉。亦莫可毁。如是颛一。如是精进。如是久远。纵未发明。亦现在可为后学规模。将来必得佛祖心髓。傥名色为生死学道而起傍疑。求别助。生异见。多外骛。惮艰辛。喜快便。管教百妄交集。其蹉可胜言哉。[0542a08] 第三.须悟处谛当。既颛为生死。纯一参究。必待工穷力极。时至理彰。命根断。本来面目现。不疑生死。不疑古今。不堕坑落堑。不疆作主宰。不认识神。不陷空豁。不涉矫乱。不入邪师圈缋。不犯明眼料简。傥鱼目为珠。瞌睡当死。以卤莽承当为有力量。以硬差排为不疑。以粗放狂乱为大机大用。以颟顸为透脱无馀。竿头宜进而不进。言句应参而不参。不烦穿凿而穿凿。不可抹杀而抹杀。入门一蹉。异解杂陈。所谓可痛哭流涕。长太息者。非此类乎。------[0543b09] 僧问。如何是万法归一。 师云。天圆地方。 进云。一归何处。 师云。地方天圆。[0543b11] 僧问。百千法门。无量妙义。如何是第一义。 师云。横七竖八。[0543b13] 问。如何是本来面目。 师举扇示云。不得唤作扇。僧礼拜。 师云。伶俐衲僧。[0543b15] 问。前不得后不得时。如何是出身处。 师云。前去佛殿。后去东司。为甚不得。[0543b17] 问僧。父母未生前道来。 僧以手外拱云。徧界不曾藏。 师云。徧界不曾藏。因甚偏向那边。僧无语。 师云。何不道某甲指东画西。----------答王泰卿居士三问[0546a04] 问。为人容易做人难。敢问为人之道。 师云。己所不欲。勿施于人。 问。何为知生。何为知死。 师云。知所从来为知生。知所从去为知死。 问。临去时。心不颠倒。意不散乱。在何处捉摸。 师云。验在目前。 师复云。居士真为生死。须知制心一处。无事不办。但勤持药师如来万德洪名。持到持而无持。彻见念未生前本来面目。则率性而行。头头是道。所谓发而皆中节。天下之达道也。如是方能了生脱死。方可出死入生。何谓了生脱死。如太虗空。先天地而生。后天地而不老。何谓出死入生。譬如大海。日照光明生。风来波浪起。到此则去来自在。夭寿不二。又临去时作得主。有二种。彻见本来面目。则了知生死不相干。如上所云。若未见本来面目。勤持药师如来。则临命终时。八大菩萨。接引上生极乐世界。入不退地。见佛明心。因切问虔请。不觉缕缕。卍新续藏第 68 册 No. 1319 御选语录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雍正御选语录》。十九卷。清世宗雍正帝胤禛编。收于《万续藏》第一一九册、《禅宗全书》第七十八册、《龙藏》(新文丰版)第一六三册。雍正十一年(1733)刊行。系世宗归依佛法后,从历代祖师语录中,捡选能提升向上、直指真实宗旨的语录编辑而成。全书内容略如下列:卷一为《僧肇论》,卷二为《永嘉玄觉禅师语录》,卷三为《寒山拾得诗集》,卷四为《沩山灵佑禅师语录》、《仰山慧寂禅师语录》,卷五为《赵州从谂禅师语录》,卷六为《云门文偃禅师语录》,卷七为《永明延寿禅师语录》,卷八为《紫阳真人张平叔语录》,卷九为《雪窦重显禅师语录》,卷十为《圆悟克勤禅师语录》,卷十一为《玉林通琇禅师语录》、《茆溪正森禅师语录》,卷十二为《圆明居士语录》、《圆明百问》,卷十三为《云栖莲池盐宏大师语录》,卷十四至卷十八为《历代禅师语录》,卷十九为《当今法会》。雍正并在每一篇之后,撰序言一篇,以提出他的看法。雍正在此书中之态度是在禅宗方面,强调五家宗旨同归曹溪一脉。在“宗门”与“教下”的关系上,强调“宗、教合一”。此外,也主张禅净不二,并特别揭橥明末云栖盐宏的净土法门。在三教关系方面,他也主张儒释道三教“异用同体”,可以并行不悖。◎附一:雍正《御选语录总序》如来正法眼藏,教外别传,实有透三关之理,是真语者,是实语者,不妄语者,不诳语者。有志于道之人,则须勤参力究,由一而三,步步皆有着落,非可颟顸函胡,自欺欺人。朕既深明此事,不惜话堕,逐一指明。夫学人初登解脱之门,乍释业系之苦,觉山河大地,十方虚空,并皆消殒。不为从上古锥舌头之所瞒,识得现在七尺之躯,不过地水火风,自然彻底清净,不挂一丝,是则名为初步破参。前后际断者,破本参后,乃知山者山,河者河,大地者大地,十方虚空者十方虚空,地水火风者地水火风,乃至无明者无明,烦恼者烦恼,色声香味触法者色声香味触法,尽是本分,皆是菩提,无一物非我身,无一物是我己。境智融通,色空无碍,获大自在,常住不动,是则名为透重关,名为大死大活者。透重关后,家舍即在途中,途中不离家舍,明头也合,暗头也合,寂即是照,照即是寂。行斯住斯,体斯用斯,空斯有斯,古斯今斯,无生故长生,无灭故不灭。如斯惺惺行履,无明执着,自然消落,方能踏末后一关。虽云透三关,而实无透者,不过如来如是,我亦如是。从兹方修无修,证无证,妙觉普明,圆照法界。一为无量,无量为一,大中现小,小中现大。坐微尘里转大法轮,于一毫端现宝王刹。救拔众生,利用无尽,佛佛祖祖皆为此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。达摩西来,历代授受,古德传灯,无尽光中,大圆镜里,日往月来,以至于今。虽然,广大法门,圣凡并托,华严香海,细钜同归,得骨得髓者固多,如麻如粟者何限?去圣遥远,魔外益繁,不达佛心,妄参祖席,金山泥封,慧日云蔽,约其讹谬,亦有三端其上者,才见根尘互引,法界相生,意识纷飞,无非幻妄,顿生欢喜,谓是真常。休去歇去,以空为空,不知性海无边,化城无住。果能见性,当下无心,心既见空,即未见性。于是形同槁木,心等死灰,万有到前,一空不敌,从能立亡坐脱,仍是业识精魂,况乃固执断见,必至变作狂华。谓因果之皆空,恣猖狂而不返,岂非一妄在心,恒沙生灭,能不造生死业,断菩提根。又其下者,见得个昭昭灵灵,便谓是无位真人,面门出入,扬眉瞬目,竖指擎拳,作识神之活计,张日下之孤灯。宝鱼目为明珠,觅旃檀于粪土,噙着铁丸,口称玉液,到得腊尽岁除时,方知依旧是个茫茫无据。又其下者,从经教语录中,挂取葛藤,从诸方举扬处,拾人涕唾,发狂乱之知见,翳于自心,立幻化之色声,作为实法,向真如境上鼓动心机,于无脱法中自生系缚。魔形难掩,遁归圆相之中;解路莫通,腹碾藤条之下。情尘积滞,识浪奔催,瞒己瞒人,欺心欺佛,全是为名为利,却来说妙说元(玄)。盲驴牵盲驴,沿磨盘而绕转;痴梦证痴梦,拈漆桶为瓣香。是则循觉路而扑火轮,能不由善因而招恶果?如是三者,实繁有徒,宗旨不明,沉沦浩劫矣。朕膺元后父母之任,并非开堂秉拂之人,欲期民物之安,惟循周孔之辙。所以御极以来,十年未谈禅宗。但念人天慧命,佛祖别传,弃双眉拖地,以悟众生,留无上金丹,以起枯朽,岂得任彼邪魔瞎其正眼,鼓诸涂毒,灭尽妙心?朕实有不得不言,不忍不言者。近于几暇,辨味淄渑,随意所如,阅从上古锥语录中,择提持向上,直指真宗者,并撷其至言,手为删辑曰僧肇,曰永嘉,曰寒山,曰拾得,曰沩山,曰仰山,曰赵州,曰永明,曰云门,曰雪窦,曰圆悟,曰玉林,十二禅师,藏外之书,曰紫阳真人,乃不数月之功,编次成集者。其他披览未周,即采掇未及,非曰此外无可取也。是数大善知识,实皆穷微洞本,究旨通宗,深契摩诘不二之门,曹溪一味之旨。能使未见者得无见之妙见,未闻者入不闻之妙闻,未知者彻无知之正知,未解者成无解之大解。此是人天眼目,无上宗乘。至于净土法门,虽与禅宗似无交涉,但念佛何碍参禅。果其深达性海之禅人,净业正可以兼修,于焉随喜真如,圆证妙果。云栖莲池大师,梵行清净,乃曾参悟有得者,阅其《云栖法汇》一书,见论虽未及数善知识之洞彻,然非不具正知正见,如着相执有者之可比拟,亦采其要语,别为一卷,以附于后。兼此净土一门,使未了证者,建菩提道场,已了证者,为妙觉果海,途路之助。爰为总序,弁于篇端,刊示来今,嘉惠后学。庶几因指见月,得鱼忘筌,破外道之昏蒙,夺小乘之戋合/艹,朕有厚望焉。如他在《御选语录》中,特别指责那破除偶像崇拜的“丹霞烧木佛,(中略)实为狂参妄作!据丹霞之见,木佛之外别有佛耶?若此,则子孙焚烧祖先牌,臣工毁弃帝王位,可乎?”又对于另一公案“一古德殿前背佛坐,又一古德入殿向佛唾。傍僧云“何得背佛坐,向佛唾?”答云“将无佛处来与某甲唾!指无佛处来与某甲背!””指责道“此等见解与丹霞同。(中略)当日但问此二狂徒,你道除此殿中佛,尚别有何佛?试指侑!管教他立地现形。此等无稽魔说,何堪提倡书录挂齿。”故不管“其言虽皆数千百年以来人人之所提倡,其人虽皆数千百年以来人人之所推崇”,其“公案皆古今丛林中日日所举似者,朕悉不录”。

Powered by 2019精品国产品p4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